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: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

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: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

图片说明: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: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,。

张树鹏在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。穿越天门洞张树鹏5月12日,女大学生安安(化名)在天门山上的最后一跳,引发了大众对翼装飞行这一项极限运动的关注。据遇难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跳的画面曝光,女孩安安在从距离地面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后,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,并逐渐偏离预定航线,加上女孩未随身携带GPS定位器,最终失联。经过漫长的搜救,5月18日,女孩被找到:由于飞行期间未能顺利打开降落伞,安安最终不幸遇难。目前,“事故原因”还在调查中。“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极限运动的经历者,每到有意外和不幸发生时,内心都是非常惋惜和复杂的。大多数时候,人们更多看到的是新闻,并不是这项运动的本身。”广州日报记者在采访张树鹏时,他表示,“实际上,这是一项有规律可循的运动。我们在前几年做过数据统计,翼装飞行包括跳伞的事故率是在千分之五。”并非像网传的三成死亡率。张树鹏被称为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。2010年,一位名为Jeb Corliss的美国翼装飞行员,来到了湖南张家界天门山,并成为首位穿越天门洞的翼装飞人。这一极限大事不仅开创了世界翼装飞行界的创举,同时也将这一运动带进了中国。自2012年起,天门山连续举办了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(以下简称“世锦赛”),前四届中独缺中国选手,直到2016年,张树鹏参赛。2017年,获得世锦赛精准穿靶赛亚军;2018年,世锦赛穿靶赛季军;2019年,世锦赛竞速赛第四……张树鹏说,他最大的心愿便是早日为中国拿到冠军。张树鹏接触翼装飞行已有7年时间。在此之前,他还是一名中国滑翔伞国家队成员,有着长达11年的滑翔伞飞行经验,并曾在2009年克罗地亚世界滑翔伞锦标赛中拿到冠军。“任何一项运动都会有风险存在,包括我过去玩滑翔伞时,也出过事故。但是这些都会成为我的宝贵经验。我一直认为,玩极限运动要时怀敬畏之心。”张树鹏说。翼装飞行不是“疯子的运动”张树鹏第一次见识到翼装飞行的时候,就觉得这是一群疯子在玩的极限运动,特别危险、疯狂,但随着他越来越深入了解翼装飞行,便发现这是他想要做的事。他向记者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尝试低空翼装飞行的感受:“那种感受太震撼了,直到我飞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,遗憾我开始得太晚。”张树鹏说,翼装飞行与滑翔伞的感受非常不同,“滑翔伞是一种更慢、更自由的运动,它就像开着一辆老爷车慢悠悠地飘在空中,你甚至可以飘十个小时;翼装飞行是一种更加极致、极限的运动,它的飞行时间更短,也可以进行穿越障碍物等带有刺激性的动作。但是它们在飞行原理和气象要求各方面有相通之处。”广州日报:您一共尝试过多少种极限运动?张树鹏:除了滑翔伞、翼装飞行之外,像爬山、山地车速降、摩托车等我都有尝试,但是对于这些我只是一个爱好者。一切有速度感的运动我都比较喜欢,只要有时间也会去进行一些尝试,也希望它们对我的翼装飞行有帮助。广州日报:为什么想从滑翔伞转向翼装飞行?张树鹏:我从滑翔伞转向翼装飞行,其实是因为我在滑翔伞之中给自己设定的一些目标已经逐步实现。机缘巧合,2012年我去天门山现场观摩翼装飞行世锦赛,当时站在那些国外选手旁边,看着他们的飞行轨迹特别潇洒优美,瞬间颠覆了我对翼装飞行的看法。我想如果我按照科学的方法去学习,一定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,与这些世界级选手同台竞技。广州日报:相比于其他极限运动,翼装飞行“危险”在哪?张树鹏:首先我可以先说一下翼装飞行的原理。翼装飞行是从跳伞运动演变来的,飞行的时候所有空中的动作,都需要通过调整身体来完成,包括加速、减速、转弯等。这项运动刚刚诞生时,由于技术不成熟、设备不健全,所以意外多发。在设备飞行性能提高、训练准则完备的当代,翼装飞行的事故率大大降低。我们前几年做过数据统计,翼装飞行包括跳伞的事故率是在千分之五。所以这项运动是有规律可循的,它不是“疯子的运动”。如今这项运动被区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,两者在装备、飞行方式、场所等方面有明确区隔。高空是从4200米左右高度的直升机上起跳,低空则是从悬崖、大桥,或直升机等地方起跳。高空带有正常跳伞的主伞和副伞,低空带的是低空跳伞的装备,且只使用一个降落伞,在离地面150米到200米的高度开伞,降落场地也比较窄,飞行航线中最有可能遇到航线偏离和障碍物的风险,所以低空在这项运动中更难,但也更有观赏性。专业水平需低空翼飞达400次张树鹏第一次尝试翼装飞行是在2013年美国亚利桑那州。由于有足够的滑翔伞经验,张树鹏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完成了美国AFF跳伞课程,并拿到执照。但张树鹏告诉记者,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,从零基础到能够进行低空翼装飞行,需要两三年的时间,积累400次飞行经验。而据报道,遇难的女孩安安,此前一共有500次独立跳伞,其中翼装飞行次数为300多次。在她所规划的路线中,属于高空翼装飞行路线,但偏离航线后,她飞去了一个陌生的低空路线。广州日报:成为一个专业的翼装飞行员,需要哪些训练?张树鹏:前期要经过高空跳伞的培训,跳够200次,才能学习高空翼飞。积累100次高空翼飞经验,同时高空跳伞和高空翼飞的次数累计达到400次之后,才可以学习低空跳伞。低空跳伞再积累100次经验之后,才可以学习低空翼飞。而低空翼飞次数累计达到400次,才可称为专业。对于一个业余爱好者来说,从零基础到能够进行低空翼装飞行通常需要两到三年时间,如果像上学一样每天训练,大概也需要10个月至一年左右。广州日报:每次飞行前需要做哪些准备?飞行时需要带定位装置吗?张树鹏:通常进行一次翼装飞行,一定要同时满足几个条件:第一,需要山体有垂直地面90度的悬崖,垂直高差达到600米以上;第二,不能有大风、雨、雪以及云雾遮挡;第三,带齐安全装备,包括降落伞、翼装飞行服和头盔,还有高度表、GPS,高空翼装飞行在此基础上,还要增加额外的备用伞和高度警报器;第四,非常好的心理和身体状态。我们在比赛时是必须要带定位装置的,以便记录我们飞行的高度、速度等数据。我自己在训练的时候,有一部分时间会不带定位设备,前提是在我自己非常熟悉的场地进行常规训练。飞行前要检查装备三遍,拿到装备时、登机前和起跳前。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叠降落伞,这是时间最长的,只有伞叠得好,开伞才能顺利。如果非常熟练需要十多二十分钟,慢一点需要至少半小时。对待极限运动要保持严谨态度天门山是中国翼装飞行的“圣地”。张树鹏介绍,国内像天门山这样有天然优势的场地非常少,加上天门山的配套设施已经很成熟,上山交通方便,加上这里举办过八届翼装飞行世锦赛,因此各个环节、流程比较完善。张树鹏本人前来天门山训练的频率也很高,目前在天门山他总共飞了1060多次。但这里也会偶发事故:2013年,曾有一位匈牙利翼装飞行选手,由于对天门山地形还不熟,在用全速试飞后不幸撞到山谷,最终遇难。广州日报:接触翼装飞行7年,您对翼装飞行的看法有没有转变?张树鹏:对待这些运动,我一直都是非常严谨,同时也对它们抱有敬畏之心,这是我一直以来没有改变的运动态度。任何一项运动都会有风险存在,包括我过去玩滑翔伞时,也出过事故,骨折过几次,幸运的是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和伤病。但那些都成了我的宝贵经历,让我更懂得要珍惜生命。因此我在玩翼装飞行的时候会更加谨慎,所以玩翼装飞行的这些年,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我一直认为,玩极限运动要时怀敬畏之心。广州日报:有给自己设定翼装飞行方面的目标吗?张树鹏:我在世锦赛中拿到的最好成绩是亚军。所以希望以后可以拿到更好的成绩,世锦赛冠军吧。(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)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骚姐姐视频无码_成人av视频免费专区在线观看_性爱免费性爱激情视频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: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ekotren.com/article/68.html
有关热门【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: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】的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