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指暂停对华出口的独行侠电影肉厂之一,昆州的Kilcoy。(澳洲广播公司图片)在澳洲和中国贸易关系又变得紧张之际,据称昨晚至少独行侠电影有4家澳洲肉厂被暂停出口到中国的业务,意味着澳洲红肉出口的35%都受到了影响。《澳洲人报》的报道称,据该报所知位于昆州图文巴(Toowoomba)的Kilcoy和Beef City、布里斯独行侠电影班的Dinmore、新州卡西诺(Casino)的Northern Co-operative Meat Company,都被中国有关部门暂停了出口。据称这4家肉厂都还没有被正式除名,现在都还有向中国出口的执照。但据业内人士向《澳洲人报》称,这4家肉厂被暂停对华出口可能是技术性问题。1位分析师则向澳洲广播公司表示,这4家肉厂的对华红肉出口,占了全澳对华红肉出口的35%,而今年澳洲对华红肉出口预计将达到35亿澳元。在2017年时,中国就曾暂停进口6家澳洲肉厂的产品,除了这次再次被喊停的4家之外,还有Australian Country Choice和Thomas Foods。当时那几家肉厂被禁止对华出口,是因为中国方面对标识规范有所忧虑,最后通过高级外交途径,耗时好几个月才解决了问题,期间澳洲的牛肉加工受到了影响。贸易部长:暂停出口是技术性问题澳洲贸易部长伯明翰(Simon Birmingham)在声明中表示,中国当局昨天已经知会了澳洲政府,因为标签和卫生证书要求方面的问题,暂停澳洲牛肉出口一事。声明中称:“我们担心暂停(出口)似乎是因为高度技术性的问题,某些情况下时间要回溯到1年多以前。”“我昨晚已经和业界领袖、同侪以及贸易部谈过话,以形成完全的应对方案。”“我们将与澳洲和中国两边的业界及有关部门合作,以寻求解决办法,让这些企业可以尽快恢复正常运作。”澳洲肉类理事会(AMIC)称,澳洲肉类加工业向来对中国的严格要求“予以非比寻常的严肃对待”,“虽然我们并不希望面对,但过去就曾处理过这样的问题,现在也正在和联邦政府密切合作。”“这是由联邦政府主导的贸易和市场准入问题。”技术性问题还是外交博弈?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上个月在接受《澳洲金融评论报》采访时,曾提到澳洲积极要求寻找新冠病毒源头的倡议一事,“中国民众对澳这种做法强烈不满、深感失望。从长远看,如果这种情绪继续恶化,人们就会想,我们为何要去这样一个对中国如此不友好的国家呢?家长也许会想为什么一定要送孩子到这样一个不友好、甚至怀有敌意的国家去学习呢?所以这取决于公众的选择。人们可能还会想,为什么我们要喝澳大利亚葡萄酒、吃澳大利亚牛肉呢?为什么不能换成别的呢?”不过成竞业的这段表述,则被众多西方媒体解读为是“威胁”澳洲。澳洲对华贸易问题学者、南昆士兰大学(SQU)的里昂斯(Ben Lyons)今天声称,中国是在和澳洲“外交博弈”。里昂斯也指出,澳洲在和中国谈判解决僵局方面也确实有些筹码,因为“中国不再占世界可耕土地的9%”,“他们在劳动力方面也大有问题,在生产力方面也有问题。”“我认为我们有独行侠电影很多(中国所需要的),而且我认为这是几股不同势力增长的问题,不是大麦生产者或是牛肉生产者做错了什么。”另一方面,维州爆发了新冠病毒群体感染的肉厂Cedar Meats截止到周二早上,已经有85名员工的检测结果为阳性。